世界银行投票权

编辑:喧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6 10:11:31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世行投票权一般指世界银行投票权
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2010年4月25日通过了世行新一阶段投票权改革方案,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成为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中文名
世界银行投票权
时    间
2010年4月25日
荣    誉
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
仅次于
美国日本

世界银行投票权历史意义

编辑
中国财政部长谢旭表示,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当天通过的世行投票权改革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其中中国投票权的增加有利于进一步增强中国和世行的合作。
分析人士认为,世行权力格局的调整表明其开始正视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地位。而随之而来的是,世行经济权利向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偏移。
尽管如此,仍不乏发展中国家对此次改革方案抱有不满。而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更表示,世行将在2015年继续讨论新的投票权计算方法,以保证各国之间更加均衡的投票份额。

世界银行投票权会议情况

编辑
发展中国家整体投票权提高
在本次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春季会议上,发达国家共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了3.13个百分点的投票权,使发展中国家整体投票权从44.06%提高到47.19%。其中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其投票权由原来的第六位跃居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与此同时,原来欧洲三强的“权力”亦有不同程度削弱,原居第3位的德国的投票权从原来的4 .35%减少到4 .00%,法国从4.17%减少到3.75%,英国则从4.17%减少到3.75%。美国维持15.85%的投票权,依然把持头把交椅。亚洲国家中,日本从7.62%减少到6.84%,不过依然位列第二,印度从2.77%上升至2.91%,位列第七。
世行行长佐利克在会后指出,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得到提高反映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增长。他在本月14日的一场演讲中指出,富裕国家不能再将他们的意愿强加于新兴经济体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后者现在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世界银行先行的这种“多边主义”变化,或将对全球各经济体之间的积极合作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25日会后接受部分中国媒体采访时指出,这次改革是世行历史上第一次以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为主要目标的一次治理结构改革,将产生示范意义。
谢旭人认为,这次改革还为进一步深化世行相关方面的改革奠定了基础,是世行历史上第一次以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为主要目标的治理结构改革,有利于早日实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平等分享世行代表性和发言权的目标。而这次世行在发言权和代表性方面率先实施改革,有助于推动其姊妹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的改革,也有助于促进国际金融机构治理框架变得更加公平与合理。
“新兴经济体”影响力提高
中国在世界银行投票权地位的上升引起境外主流媒体普遍关注。英国路透社25日发表题为“世界银行投票权转移中国获得了影响力”的文章称,南非表示包括其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在弱化,但投票权转移的结果确认了中国不断增长的全球经济实力,“这反映了中国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重要地位”。日本共同社则认为,世行的投票权基本与出资比率联动,反映了各国对世界银行集团旗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运营的决定权。在中国经济实力大幅提升、已能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背景下,其对世行的影响力也将有所扩大。
事实上,伴随着国力的上升,中国人已率先以个人身份在国际金融机构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近也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卡恩正式任命为总裁特别顾问,并将成为首位担任这一组织高层职务的中国人,于5月初正式走马上任。而在此之前的2008年,佐利克任命前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出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副行长。
“世界银行为发展中国家扩权,一方面我们注意到中国这次新增扩权是比较显著的,我们虽然从数字上2.77%提高到4.42%,但实际上却占到了这次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权力的一半。发展中国家这次投票权是44%到47%,一共只增加了3.13%,而中国占了1.6%多,应该说这也反映出中国在发展中国家中一直是表现非常优秀的学生。”社科院国际问题专家叶海林表示。
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济2007年就超过了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2009年,在美国和欧盟分别出现经济负增长的时候,中国经济依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全年实现8.7%的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

世界银行投票权专家解析

编辑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世行的经济权力正在发生东移,特别是在向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偏移,也打破了欧美长期垄断世行发言权的格局。
“多个发展中国家的权力表面上有一点扩大,虽然这个扩大与实际上现在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所占的地位还是不够相称,但总算是一个进步。”叶海林表示,“这种进步也反映出,当前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发展中国家所占的权重越来越高,因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也都确实是符合国际经济新局势的这种趋势,就像世行行长佐利克在讲话中说的,第三世界已经是一个正在消亡的概念,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实力对比日趋平衡,因此世行也进行了这样的改革。”
尽管如此,仍不乏对此次改革方案不满者。南非财长普拉温·戈登(Pravin Gordhan)即是其中之一,戈登表示,某些本应获益于此次投票权转让的发展中国家反而投票权减少了:我们对此很失望,因为这次改革导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投票权被削减,尽管国际社会都承认需要保护他们。巴西财长曼特加(G uido M antega)则表示,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和角色,发展中国家依然没有得到相应的投票权。“有鉴于经济形势的快速变化,我们至少应在2015年的会议中推出一个更具活力的公式,朝公平的投票权方向迈进。”
对此,佐利克表示,世行所有成员国已达成一致意见,在2015年继续讨论新的投票权计算方法,以保证各国之间更加均衡的投票份额。
而尽管顺利实现升级,摆在中国面前的仍有颇多问题耐人寻味。“但在整个世界银行的体系下我们通过这一次扩权,到底能够获得什么,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世界银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主要的国际金融机构当中,以后会处于什么样的关系,以及发达国家为什么这次会同意在世行中实现投票权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叶海林表示,这样一个转移到底将令中国获得多大的利润,实际上中国要承担怎样的成本,都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要看到,制度变化的细则显示,发达国家并不愿意去顺应这个形势的改变,他们为了减缓发展中国家在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金融体系中所占的分量和说话的空间,还是采取了很多手段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扩容扩权,但是扩容扩权并不会伤害到发达国家的否决权。”叶海林表示,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否决权是通过的投票比率是85%,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国家拥有了15%以上的投票权,就可以否决这两个机构的任何决定。而美国在这两个机构中占有的投票权大概分别是16%到17%,都超过了15%。这意味着,不论发展中国家怎么扩容,都不会实际伤害到美国对这两个被西方长期操控的金融机构的控制。[1] 

世界银行投票权改变方案

编辑
该方案将世行的110亿美元实收资本增加了51亿美元,并对投票权进行改革,主要是将欧洲小国的投票权转移给中国、印度与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
51亿美元总体实收资本增资中,包括16亿美元的选择性增资。作为选择性增资的条件,世行商业贷款机构董事会将进行改革。董事会上中低收入国家的份额,将从44%提高至47%。中国的投票权份额将从2.8%提高至4.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经济 书籍